MR.SEXY

项脊轩志

Farrier口吻,根据高中课文<项脊轩志>改编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项脊轩是我在二战时居住的阁子,屋子仅仅一丈见方,可容纳一个人居住。这是很多年的屋子,墙上的泥土从上面漏下来,下雨时雨水也往下流,而且难以晒到太阳。我稍稍修理了一下,collins会来帮忙。我们在前面开了四扇窗,院子周围砌上围墙,日光反照,屋子才明亮起来。collins在院子里错杂地种上些花、桂树、竹子等,破败的屋子也增加了新的光彩。在没有训练时,他会来阁子看书,我们安居室内一起唱歌,有时静静地端坐,听自然界各种声音。庭院、阶前静悄悄,collins这时会给飞下来的小鸟喂食。1939年的圣诞夜,明月高悬照亮半截墙壁,collins的影子与我的交错,微风吹过,他金色的发丝摇动,美丽可爱。

        然而我住在这里,有许多快乐的事,也有许多可悲的事。在开战前,collins经常和我在阁子里喝酒聊天。开战后我们见面的时间成了未知。每次分离都可能是永别。有时时间紧迫,collins经过时也只能和我远远的相望。有一个老妇人曾经在这附近居住,战后她对我说:“有几次你出任务时,有一个金发小伙来找你,那个路口,他曾经站在那儿。”老妇人又说:“他问我farrier怎么样了,什么时候能回来,我一一回答了他。”话还没说完我就哭了起来,老妇人也流下了眼泪。

        1940年,前往敦克尔克的前一晚,我最后一次见到他,那一晚collins来看我,说:“farrier,好久没有看到你了为什么默默地待在这里,很像个女孩子呀!”然后他笑了,露出深深的两个酒窝。等到离开时他用手关上门,自言自语的说:“我们一定要一起回来。”不一会儿,他拿着一双手套过来,说:“这是我妈妈给我的,很暖和,你以后会用上它。”如今看着那双手套,回忆起旧日的那些事情,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,真让人忍不住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     敦克尔克战后,我独自一人住在项脊轩,每天有很多人从窗前经过,但是再也没有那熟悉的脚步声。我之后又参加了很多场战役,经历了很多险境,都能够安全着陆,大概是有Collins的保佑吧。

         战争结束了后,我暂时有了新居。时隔两年,我再次回到项脊轩,在那张狭小的行军床上睡了一晚。那一夜,collins推门而入,向我问一些我打仗的事情,我们一起喝了酒,他蓝色的眼睛波光粼粼,嘴角含着笑,还是从前温柔的模样。最后我抓住了他的手,想要拥抱他,但是突然醒来,发现窗外的阳光已经照到了我的床头。之后我对项脊轩进行了再一次修缮,格局跟当年有所不同。此后我多住在外面,不常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 当年collins种下的花草竹林都已衰败,庭院中只有一棵枇杷树,是我在Collins死后亲手种下的,现在已经像伞盖一样高高耸立了。

戒毒

     (第一次写哦,瞎jb扯,实在编不下去了所以很短)

       “砰!”
       夏洛克再一次从梦中惊醒,三年前莫里亚蒂在自己面前饮弹自尽的场景太过清晰,成为了夏洛克的梦魇,在无数个不眠的夜里折磨他。
        直到莫里亚蒂重新出现在伦敦所有的大屏幕上,滚动重复着miss me 的时候,麦考夫慌了,华生慌了,整个英国都蒙了,唯独夏洛克在心里欢呼,他有一瞬间的震惊,那是曾经想要自己命的人,把自己当成敌人的人,如今莫名的复活了,自己却很开心。夏洛克想分析一下自己怎么了,他不允许自己出现一些乱七八糟的情感,并且他认为他也不会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Sherly~"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这一刻夏洛克等待了很久,拉小提琴的手都有点微微颤抖。“no rush,你有点紧张,我又回来了,吓到可怜的夏洛克了吗?”背后传来了戏虐的笑声。夏洛克没有回头,继续保持着站姿。他感觉到自己心跳快于平常,他仿佛能感受到那双带着笑意又暗藏杀气的眼睛凝视着自己,上下勾勒这自己的轮廓。他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?还是那身Westwood西装?
           "Oh,我还以为你会给我个欢迎仪式什么的,你太无聊了sherlock"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夏洛克此时在克制自己,不能表现出一丝其它感情。但是那是莫里亚蒂啊,他给了自己那么多案子,没有莫里亚蒂的三年伦敦都变得无聊了。现在他回来了,就在身后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想抱抱他,真的,太想了,但是我不能”夏洛克感觉心被揪了一下,他知道莫里亚蒂就像毒药,上了瘾就戒不掉。“我真的有点想他,不,是很想他,但是我不能再想” 夏洛克感觉头昏脑胀,大口呼吸着氧气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既然你想我,为什么不转过来看看我呢?sherly?"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为什么知道!!?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想你?无聊”夏洛克想到了莫里亚蒂的眼睛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不会想你的,不会”夏洛克想到莫里亚蒂第一次出现时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,不,我怎么会想你!!“夏洛克想到了在天台上莫里亚蒂握住自己的手 ,随之响起的枪声,应声倒地的人和喷涌而出的鲜血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" No!no!no! I miss you"夏洛克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叫喊,莫里亚蒂在身后笑起来,声音却感觉在千里之外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承认了,我就在这里,l'm back"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要拥抱他!夏洛克在心里尖叫着转身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什么也没有 ,除了灰尘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夏洛克的世界开始颤抖,然后是震动,随着一声枪响,崩塌,一片漆黑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吗啡还是可卡因?“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?”夏洛克艰难的睁开眼睛,是华生的脸。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问你是吗啡还是可卡因,很明显你又嗑药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夏洛克愣住了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莫里亚蒂,他才是毒药,我要知道怎么戒掉他就好了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爱这片深渊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终于码完了,下次写之前一定打草稿,大家轻点喷哈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郧中gay班

         这里是郧中大名鼎鼎的gay班,课间男生们相互搂抱,手牵手上厕所,上课时他们互相凝视,肌肤相贴,十指在课桌下相扣。在这里,没有谈恋爱,只有搞基没有最基,只要更基。